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络

矿工染职业肺病3年后终获赔

2019年05月14日 栏目:网络

矿工染职业肺病 3年后终获赔2010年,蓝田忠和15名工友,被查出患上了尘肺病,但矿也因政策原因被关闭了。3年来,蓝田忠等人一路维权,直

矿工染职业肺病 3年后终获赔

2010年,蓝田忠和15名工友,被查出患上了尘肺病,但矿也因政策原因被关闭了。3年来,蓝田忠等人一路维权,直到昨日,才拿到了7.3万元的补助金。

昨日,从四川老家赶来的蓝田忠,从房山法院执行法官手里领到了自己的赔偿款。他和15名工友在房山一煤矿工作时患上尘肺病,维权三年有了结果。

深的巷道,距井口约1500米,在蓝田忠和工友们的铁镐下,头灯亮光中的巷道,不断加深。

开始时每个月近两千块的工资,在农民出身的蓝田忠看来是一笔不菲的收入,虽然女人们不让下井,但为了儿女能读书上大学,他每年离家都拟好遗嘱,从四川资阳老家回到北京房山的矿上。这一干就是8年。

我认命了,但不后悔,我的命换来了娃娃们上大学的机会,至少他们不用再跟我一样了。说完,50岁的蓝田忠,转过头悄悄抹泪。

从种田到挖黑金

一座座小山包,也不像北方这么干燥,地里都是稻子和苞谷(玉米)。

没读过书的蓝田忠,形容起资阳老家,一边说一边比画。至于一家四口的三间土墙砖瓦房,他记得每间房的摆设,甚至包括院子里鼎盛时容纳了六只小猪崽的猪圈。

这一切,在蓝田忠2002年2月至2010年4月于房山区煤矿打工时,一次次出现在他的梦境和回忆中。

蓝田忠父母过世早,两个哥哥带着他到田里插秧、拔草、收割。蓝田忠以为,他会跟祖辈一样在这片水田里劳作一辈子,结果等一双儿女上了学,当时已年近40的他,迫于生计决定跟着老乡出门闯荡。

铁路、国道、盘山路,蓝田忠和老乡们到了房山史家营乡的台西煤矿。在这里,满地都是黑色石块,爬两步滑一步。但地下深处,全是被称为黑金的煤,等着蓝田忠和工友们去采挖,换回养家的辛苦钱。他说,当时每天干12小时,一天能赚五六十块钱。

你晓得那是多少钱不?蓝田忠说起来还有点兴奋,他说当时老家种田收成好时,一年才赚千八百块钱,但孩子们每天要4.5元的餐费,一年要五六百的学杂费。他在矿上拼死干上一个月,全家一年的生活费,孩子的学费基本都不愁了。

遗嘱和咳出的黑痰

只要能让娃娃从穷山沟走出去。

抱着这股念头,蓝田忠和老乡们基本上都死守在矿里。

一年到头,漆黑的巷道中,没四季,没昼夜。井下恒温,蓝田忠和工友每年回矿上,都只买一套秋衣秋裤,到了井下再套上头灯、安全帽、雨靴,就是全套装备。他说,反正都是大老爷们,谁也不笑话谁,到后来谁也不洗衣服,秋衣穿烂了再买一套。

井下,就是爆破、挖煤、运煤。炸点安上炸药雷管,大伙儿躲到百米外,轰轰隆隆间煤粉铺天盖地冲过来,面对面也看不清对方。

浑身都是煤灰,除了牙是白的,出不了三天就老咳,咳出来就是一口黑痰。45岁的赵明朝说。他生于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一个小村,17岁就出来干矿工,跟蓝田忠在一个矿。他们都说,当时觉得咳一口黑痰算不了什么,别出塌方事故就成。

女人们也不想男人下井,但蓝田忠想得很清楚,不下井一家人就没希望:不仅娃娃们没书读,全家种地也只能勉强糊口。因此媳妇闹得再凶,他也不动容,反倒从第三年起,每次出门都交代好遗嘱,无非就是我要出事了她得咋办,但其实她一个女人家,能咋办?

[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][:尹玉婷]

西安搬家公司
捕野鸡机
包装秤